逆風.jpg

Poetry
of 
Chiyo

Blue Flower
1/1

妳所有的人生體會,終將成為一首獨一無二的歌⋯⋯」——《千代の歌》

 

獻給在天上的阿公阿婆

 

疫情這兩年,我反思著工作與生活的意義,如果還有什麼未完成會感到遺憾,我想是17年前和阿婆約定要做的《千代の歌》。

 

千代女士(下稱「阿婆」,即客家話的奶奶)生於1931年,受日本教育長大的她,日文說得比中文溜。喜好閱讀日本文學作品、松本清張推理小說和《文藝春秋》的阿婆,常對我說,她的夢想是成為作家。

 

在我的記憶裡,喜歡梳著包包頭的阿婆,總是穿得漂亮整齊、手戴戒指、掛著時髦的太陽眼鏡,散步到住家附近的「永漢書局」看書。阿婆的床邊,也總是放著筆和筆記本,隨時寫下她的和歌(日文詩)創作和日記。

 

我在2004年阿公過世後,便和阿婆約定,將來要幫她寫的和歌作畫,兩人合作一本書,書名就叫《千代の歌》。33首和歌中,有一部分是阿婆年輕戀愛時寫下的,另一部份則是阿公過世後,家人們為了鼓勵阿婆走出喪偶之痛,抒發心情而寫下的晚年作品。

 

這些年,我曾嘗試畫過好幾張風格迥異的插畫,無奈年紀輕,怎麼畫都抓不到詩的感覺,於是,出書約定一放就是十多年,轉眼阿婆也過世了⋯⋯來不及趁她在世時完成,是永遠的遺憾。然而,我還是想實現諾言,在變成魯蛇大叔的今日,好像逐漸能透過相機鏡頭,一窺阿婆詩作中的浪漫、哀愁、心痛⋯⋯及釋然。

 

這是一段「全家總動員」的創作歷程——那天,阿婆坐在沙發,用客家話(因為她的客家話也比中文溜)一首一首地,將和歌的意思翻譯給爸爸聽,爸爸再用中文解釋給我聽,最後我以中文詩呈現,並依循當中情緒,排列成一個故事。

 

感謝我十分欣賞的創作人 green horizon,為詩譜寫空靈優美的旋律;後期特效師曾怡婷情義相挺,製作出生動多變的特效。希望這橫跨四世代的創作,能撫慰到同樣經歷過戀愛、死亡、希望、失望⋯⋯又找回心中寧靜的人們。

 

在這動盪不安的時代中,但願大家能靜下心來讀讀詩、聽聽歌,也深切的盼望,在天堂的阿公阿婆,能喜歡這部遲來的作品。

"All we need is love."

千代

和歌・原作

本名彭珍妹。1931年1月14日生,高雄美濃人。

受日本教育長大,興趣是閱讀、寫和歌、彈琴、烹飪、逛街和園藝,夢想是成為一位作家。為奧黛麗・赫本的粉絲,在那個年代,千代女士為了擁有赫本頭,發明了將絲襪暗藏在頭髮裡的特殊技。

千代女士原是其夫安河的會計,生在一個婚姻由長輩決定的年代,安河先生雖然已婚,然與千代女士之間是真實的愛情,兩人為了結婚,不惜家庭革命。走過顛簸人生,育有二男一女、六個孫女及一個孫子。

安河先生於2004年壽終正寢,千代女士後於2015年7月7日因肺炎病逝,享壽84歲。

其生前寫下的33首和歌(日文詩)⋯⋯千代の歌,2022年春開始發表。

Blue Flower Fro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