起始點


Photo: 526

2012年,我在南投的工藝中心服役,來到周遭都是男生的環境,比起興奮,其實更多的是不安,因為當時還沒出櫃,所以隨時都小心翼翼。 過去常聽說當兵會遇見形形色色的人、身上刺青的同袍,理所當然都遇見了,和傳聞不一樣的是,認識的人都對我相當溫柔友善。

這位「老鷹學長」也是,他看我瘦弱,怕我被欺負,主動帶我到頂樓教我拳擊,結果他才開始示範,沙包就被打・爆・了! 有一晚,他抓了小昆蟲進來放在桌上,我以為是蟑螂,正要尖叫,結果學長把燈一關,原來是螢火蟲!他說:城市應該比較難看到。 退伍前,我問可不可以拍他背上的刺青?他欣然接受,因此成為我的第一個模特兒。 入伍前曾覺得當兵是浪費時間,但頻繁帶導覽團、在草屯療養院教病友畫畫,也意外地讓我變得 open 一些,更喜歡攝影,後來也潛移默化地決定出櫃。 對我來說,南投因此有著「重生之地」那樣的意義,也是心中樂土、第二個家⋯⋯它太特別,以致我決定將它放在心裡,不再回去,只為保留記憶中最美的樣子。


現在重溫相片,總會回想起南投炎熱的夏季午後,在宿舍頂樓拍照的時光,它就像一顆種子,是2012年在南投遇見的人事物,送給我的珍貴禮物。



copyright © kowei all rights reserved.